A950生活百科:科学饮食,生活健康,家有妙招,快乐生活一点通,生活小常识大全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常识 > 战史风云 内容页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2021-07-28 17:09:46战史风云的文章访问手机版阅读:

马拉松战役是公元前490年强大的波斯帝国对雅典发动的战争,马拉松战役中,雅典人取得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绩,终于打败了敌人,取得了鼓舞全希腊人的胜利,对以后各个战役有重要的意义。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公元前491年,波斯皇帝大流士派遣使者到希腊各邦索取“土地和水”,要求希腊各邦对波斯臣服,但遭到了雅典和斯巴达的拒绝。公元前490年,大流士亲率波斯军队再次入侵希腊,在雅典城东北六十公里的马拉松平原登陆,妄图一举消灭雅典,进而鲸吞整个希腊。马拉松战役是希波战争中的一次重要战役。

在马拉松战役中,希腊联军约1.1万人,而波斯军队约为1.5万人,波斯军队人数上略占优势。但是,此战结果却是希腊联军以区区192人伤亡的代价,杀伤波斯军队6400多人。这样以少胜多,并且伤亡远比对手小的战果,依战争循环因果序列可看出,其中一定存在希腊军队以0伤亡作战的情况。事实表明也正是如此。

波斯大王的野望

早在伊奥尼亚希腊人的大起义之前,波斯国王大流士一世就开始向西方野望,渴望将帝国的疆土推广到遥远的爱琴海。于是他派出了以御医德莫凯德斯为首的代表团,一路从腓尼基前往南意大利的塔林顿。他们的任务是侦查希腊世界的虚实,为气候的侵略做好准备。伊奥尼亚起义被平定后,雅典人和埃雷特里亚人成为了需要帝国军队惩戒的对象。因为他们在伊奥尼亚起义时帮助过起义军,参与了烧毁萨迪斯城与库伯勒神庙的行动。于是大流士想给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希腊人一点教训。

公元前492年,他派玛多尼奥斯从北边的海陆两路进军,但却没有结果。所以他在2年后又派海军,从南路进攻希腊本土了。旷日持久的希腊-波斯战争至此正式拉开了大幕。统率波斯海军来犯的是米底人达提斯。副将是原波斯驻吕底亚太守阿塔弗列涅的儿子小阿塔弗列涅。600艘战船的巨大规模,不仅是为了运送骑兵的战马过海,还要将两个讨伐对象的居民集体移民到亚洲,呈现在大王面前。

波斯方面的具体兵力,可以按照波斯海军派出的战舰规模来估算。按照波斯当时的惯例,每艘战舰上配置30名战斗人员,所以600艘船能搭载90000战士。1933年出土的雅典马拉松战士纪念碑的铭文也写道:在马拉松,雅典人为了保卫希腊,与9万米底人对阵。

但考虑到波斯舰队中会有相当数量的运量船和运马船,所以士兵数目约在5-7万人之间较为合理。而在马拉松直接与希腊人对阵的战士则不会超过5万人。尽管如此,很多希腊大城邦的主力军队也只有8000-10000名重装步兵。5万敌人对于雅典和埃雷特里亚而言,无异于从天而降的重压。

波斯舰队的第一个行动目标就是征服纳克索斯岛。他们从关系密切的萨摩斯出发,控制了以纳克索斯岛为核心的基克拉迪斯群岛。在航海途中,波斯将领为了表示尊重希腊文化,避免引发希腊人的过分抵制,特别绕开了祭祀太阳神阿波罗和月亮女神阿尔忒弥斯提洛岛,还给为这个岛准备了丰厚的礼物。随后就来到了优卑亚岛上的埃雷特里亚。

当地居民像雅典求救,后者派出了4000骑士级公民前去增援,但是却被埃雷特里亚的有识之士劝退。因为城中人心不齐,攻守城技术比较原始。结果埃雷特里亚在抵抗了6天后被叛徒出卖。所有居民被集体移民到红海沿岸,以开采石油和沥青为生。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天时地利

公元前490年的8月底-9月初,由于波斯大军一路制造的动静太大,雅典人在从商人和线人那里得到了军情后。城里的公民兵们按照各自的部落组成编队,加入城邦公民大军。这样的武装有90000-10000人的规模,后来还得到了盟友普拉提亚的2000人支援。在10个部落的将军委员会上,以执政官卡利马库斯和米泰亚德为代表的将领们决定及时出城迎战。这是综合希腊和波斯的军事传统和经济条件做出的综合判断。

首先波斯军队继承了亚述和巴比伦等大帝国长期磨练的工程技巧,并将这些土木技术用于对吕底亚和亚洲希腊城邦的征服。之前的很多希腊城邦就是被波斯人用填平壕沟,被堆积的土堆攻克城墙。波斯人还会用挖地道的方式去破坏城墙根基,让遭到攻击的城市无一幸免。

相比之下,公元前6-5世纪之间的希腊城邦,很少进行旷日持久的战争,更不用提攻守城战。当时主要是城邦之间在边疆上约时间地点,列阵而战。这是因为从事战争的公民兵不是职业军人,需要经营工农业获得收入。长期作战无疑会耽误农事和经济利益。而且一旦位于郊外的葡萄园、橄榄园、无花果树、橘树和农田遭到对方军队的摧残,会影响未来一年的生计。再加上重步兵的机动能力不强,将大量时间精力用于搜寻对手很耗时耗力。所以城邦往往会约时间地点交战。

重步兵的战斗是两个大方阵相互推搡碰撞,往往以一方阵线崩溃为结束。所以一番战斗后的伤亡率大约在5%-10%之间,战胜者也不会将对手赶尽杀绝。故野战见长的方阵兵缺乏攻守城战的经验,很少有城邦公民能有斯巴达人那样死战到底的勇气和毅力。这样的战争形态造成了当时希腊人攻守城技术的相对落后。

除了缺乏攻守城的经验,短期内将各种政见不合的人集中到一座城市里很容易激化内部矛盾,导致提前叛变。大量乡下的人畜在段时间内拥挤进城,会造成食物供给的短缺和各种污染,进而在气温较高的夏季诱发疾病。所以经过一番商议之后,全军决定出城迎战。在大军出发前,雅典方面就广泛派出了大量斥候,沿着海岸线进行了侦查。在预估敌情的过程中,众将认为波斯人多势众,需要相当宽阔的土地施展布阵。阿提卡半岛上本身有三片平原,而波斯人在马拉松平原登陆的可能最大,将那里视为重点防范地区。

历史上,马拉松平原上曾经发生过一次决定雅典命运的战役。被流放的僭主庇西特拉图就是在马拉松平原登陆,带领雇佣军击败雅典的公民大军。后来他从北方的色萨利请来了1000名骑兵助战。这些希腊骑兵在突袭中击败了帮助雅典民主派的斯巴达步兵。这位僭主的儿子希比亚斯,现在就在波斯军中担任向导和顾问。

从地形上看,马拉松平原位于优卑亚海峡和山地之间,处在雅典东北方,是外敌从北向南进入雅典的必经之地。平原附近的一处半岛,正好为大量停靠的波斯舰队提供了避风港。平原四周的山地地形为平原构成了天然屏障,有利于步兵登陆后保护舰队,使骑兵从容登陆。而平原上的马拉松河,还有平原东北角的沼泽,则能为骑兵提供水草。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盟友的无奈

9月10-11日前后,波斯人开始在马拉松平原卸载军队和物资,急行军的雅典人也已经来到了平原南端。他们在宗教圣地赫拉克勒斯圣林中扎营。树木既是天然的鹿砦,可以防御波斯骑兵的突袭,也能为士兵遮挡暑热,提供精神上的安慰。接下来的几天是两军的对峙。雅典一方操练军队、等待增员,也打量着即将交锋的对手。此外,他们还派出信使菲利皮迪斯前往希腊地区最强的城邦斯巴达求助,希望得到他们久负盛名的步兵增援。但是,此时的斯巴达分身乏术,面临着政权的过渡危机。

当时的斯巴达正面对波斯人和亲波斯城邦的挑战。克里尼米昂国王已经决定用实际行动捍卫希腊。但伯罗奔尼撒半岛上的另一个大国阿尔戈斯,一直对斯巴达十分仇视。他们大玩文字游戏,声称波斯人和阿尔戈斯一样,都是大英雄柏耳修斯的后裔。波斯人也接受了这一论证,和阿尔戈斯结盟,以帮助阿尔戈斯重建霸权为条件,让她挑战斯巴达斯巴达。

所以在公元前499年,斯巴达人罕见地打了一场歼灭战,一次性全歼和波斯人攀亲戚的阿尔戈斯人。后来斯巴达人还逮捕了亲波斯的那城邦的领袖,并为雅典介绍了一个反波斯的盟友城邦普拉提亚。接过政权的新国王列奥尼达,和另一家族的列奥提西达斯共治。虽然二王都主张积极抗击波斯,保护希腊,但本他们尚且缺乏人望,所以政局不稳。

雅典信使赶到时,正巧是斯巴达人一年一度的卡尔纳尼亚月祭典。按照传统,斯巴达人必须等到15日月圆,祭祀活动结束之后才能发兵。他们国内的黑牢士正蠢蠢欲动,准备造反。所以受到双重牵制的斯巴达,对于波斯人尽在咫尺的侵犯无力应援。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稳定军心

在战场上,知己知彼的雅典将军米提亚德,和久经沙场的老将卡里马库斯正在近距离观察对手,分析对比敌我优劣。米提亚德在流亡到雅典之前,曾经参加大流士对斯基泰人的远征。他对于波斯和斯基泰骑兵的机动性和威力深有体会。在伊奥尼亚起义中,雅典人也体会过波斯骑兵的威力。所以希腊人决定依托树林,以大山和海水为两翼屏障,防止波斯骑兵的迂回包抄和袭击。而且,希腊侦察兵根据营地规模和估算敌舰数目,推算出敌军的大致数目后,破除了夸大波斯人兵力的不实谣言,军心逐渐安定下来。

相比之下,波斯人对希腊的水文地理缺乏直观认识。初来乍到的他们,对于希腊本土的地形深感不适。虽然被告知马拉松是平原地形,但和西亚以及小亚细亚的宽阔地域相比,这里的地形还是过于狭窄,不利于骑射手的大范围迂回包抄。波斯军队不仅人多势众,而且被对手封堵了平原南部,能施展的空间更小。

由于希腊8月的天干气躁,波斯的战马需要丰茂的水草滋养。但是战场上的水源又十分有限。结果自然是波斯的人数优势反而为地形所累,马匹在狭小地形内制造的污染和消耗变得非常明显。所以波斯人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达梯斯被迫提前用船将一部分人转移到附近的优卑亚岛上,以分担营地的卫生和后勤压力。

决战时刻

在僵持了6天后,波斯人开始蠢蠢欲动。公元前490年9月10日的夜里,波斯营地里传来了不小的动静。达梯斯从希腊人那里知道,一旦本月15日结束,斯巴达和其他多利亚城邦就能腾出手来参战,到时候希腊人会聚集更多军力。而己方因为一路上的攻城掠地,已经师疲兵老,士气日益低落。为了及时完成波斯大王的任务,达梯斯决定兵分两路。将宝贵但难以施展的骑兵提前运上船,留下步兵2-3万人牵制住希腊军队。舰队将绕过苏尼昂海角,直取此时后方空虚的雅典主城。

从波斯军营里投奔到希腊的伊奥尼亚人,将这些情况告诉了雅典将领。希腊将领们连夜开会,商讨对策。此时波斯舰队无论是前往亲波斯的城市,或者直取雅典的后方,都是无穷的祸患。于是雅典人决定连夜整军备战,排开阵势,及时与波斯人开战。争取夺取波斯人的船只,防止敌人完全撤离。在阵型部署上,来自雅典十个部落的战士依次按照顺序,构成全军的右翼和中军。最尊贵的右翼靠海列阵,准备与守卫船只的波斯人激战。所以右翼由最强的战士组成,并由执政官卡里马库斯亲自指挥。前来助战的普拉提亚人则组成左翼。

鉴于之前伊奥尼亚大起义中,波斯人曾在两军相持不下时派骑兵包抄到希腊阵型后方攻击。所以希腊人选择以山地保护左翼,以大海保护右翼。为了防止敌人惯用的两翼迂回,希腊人将中军的阵型厚度缩减为四排,并着重加厚了左右两翼的阵型,防范依旧可能出现的骑兵包抄。

在祭祀取得吉兆后,希腊人决定全力出击。两军最开始的距离是1500米左右,为了不让波斯骑兵有距离发起冲击,他们自己决定快速扑向敌阵,缩短两军间的距离。当距离进入200米左右时,波斯人开始了惯用的箭雨打击。这时,为了尽可能少挨箭射,雅典全军转为跑步前进。三个巨大的方阵,如同攻城锤一般撞向波斯人。

虽然是掩护友军后撤,但波斯步兵依旧打的非常英勇。两条战线相持了很长时间,双方僵持不下。由于雅典的两翼经过了加强,所以后劲很足,有充足的人力与对手的打消耗战。但在中路,波斯人集结了一批下马步战的斯基泰人步兵。这些人挥舞着战锤和战斧,直扑只有纵深不足的希腊中军。在这些人的亡命冲锋下,中央的希腊阵线被压得节节后退。好在雅典人的两翼因加厚的兵力,压得波斯人节节败退。

最先取得进展的是雅典左翼。因为波斯右翼最靠近内陆,离海洋最远,如果要撤退的话需要走最远的距离。所以这群人的战斗意志最不坚定。希腊右翼面对的波斯左翼也因为惨重的伤亡和意志的松动而向后方的船上溃退。更因为雅典的主帅不在中军而是右翼,所以波斯人的中路突击,没有击溃雅典的指挥中枢。结果反而是雅典取胜的两翼回过头来合围了孤军深入的敌方精锐。突入阵中步战的游牧勇士遭到了希腊重步兵的合围剿灭。

马拉松战役:自由城邦与集权帝国的生死对决 古希腊对波斯帝国的首次胜利

在击败了波斯陆军之后,希腊人直扑波斯营地和波斯船只,组织波斯人进行下一步行动。他们一面进攻波斯人在沼泽边建造的大营,一面对波斯船只放火,防止他们进行下一步行动。虽然雅典人捕获了7艘敌船,但是还是有很多波斯战舰得以离开。他们试图绕过苏尼昂海角,直取雅典主城。在这一企图被发现后,雅典人将大部分军队迅速调回主城。留下了2个部落的部队,收集并清理战场上的遗骸。这也是为了防止尸体因为气候炎热而发生变质,成为瘟疫源头。

雅典主力部队则在上气不接下气地奔回家园后,严阵以待的出现在波斯人面前。已经在马拉松平原被打垮士气的波斯人,于是放弃了夺取雅典城的念头,选择撤回亚洲。波斯人对于希腊的第一次试探性进攻就这样以失败告终。希腊人却从此开始,逐步确立了敢于应战的勇气和信心。

战后的统计表明:雅典一边损失了192人,而波斯军队却一共损失了6000多人!惨遭挫败的波斯人,也开始意识到征服希腊本土的艰巨性。大流士一世没有等到复仇的那天到来,但他的儿子薛西斯却为洗刷父亲的败绩而发动了古代世界里罕见的宏大远征。

>